叙战起点大马士革之战:乱军“火山行动”突入首都,阿萨德出逃

作者: admin 分类: 新闻 发布时间: 2019-03-17 15:50

火山行动地图。

这是张原同志叙利亚战争纪实的第1篇,时间线为2012年7月,主要记录叙利亚战争从内乱和局部冲突演化为内战的标志性战役:大马士革火山行动。之所以选择此战作为开篇,是由于该战实际上是叙利亚8年内战中的第一场大会战,叙利亚政府军和反对派的许多战法在此战中都显露端倪。

乘坐皮卡穿越首都的自由军。

擒贼先擒王

此战的参战双方为叙自由军和叙政府军,叙政府军投入了第3装甲师和第4装甲师及共和国卫队和首都军警合计17万8千人,反对派人数为5000人左右并得到了伊德利卜1500人的增援。反对派指挥官为起义的卡塞姆萨德丁上校,叙政府军指挥官为叙军总参谋长达乌德·拉吉哈(已阵亡于2012年),叙国防部副部长舒卡特(2012年被反对派毒杀)。

大马士革战役中叙政府军的进军路线。

反对派指挥官拉哈吉希望通过一次斩首行动突入叙利亚首都直接斩首阿萨德,从而实现中心开花直接江山易鼎。但是反对派的计划被尚存的叙利亚军情部门侦听到,于是第三第四装甲师火速回援首都。

得知政府军动向的叙利亚自于是面临两难:如果等到两万攻击部队到齐再发动进攻,可能会被叙利亚政府军聚歼,如果放弃进攻则已经渗入大马士革的5000自由军将面临覆灭的危险。左右权衡之后,自由军统帅部决定铤而走险,趁政府军还未回援之际抢先发动进攻。

7月15日,平静的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枪声大作,激烈战斗在市区爆发。叛军来自于杜马等叙利亚反对派控制区,他们秘密渗入首都希望发起一场出其不意的奇袭,但是马上陷入了巷战的泥沼。

7月16日,自由军攻占了大马士革南部的米丹和塔德蒙地区,但是被随后赶到的叙军包围,回援的叙利亚政府军将坦克和其他装甲车辆送入战场,单兵作战且缺乏重武器的叙利亚自由军被迫由攻转守,但是残酷的巷战没有叙政府军重武器施展的余地,急于表现的叙军头们于是使出了狠辣的一招。

塔尔图斯有俄军基地,相对安全。

人心尽失

7月17日,在叙利亚首都的标志性建筑七喷泉广场和国家银行外都出现了反政府示威,议会大楼附近也发生了短暂的交火。这些叙利亚长治久安的象征遭到袭击令阿萨德政权在国际上脸上无光,为了迅速解决麻烦,叙军从叙以边境的戈兰高地调回了大量的武装直升机。

武装直升机主要用来遂行反坦克作战和对地攻击任务,主要在野战环境下遂行树梢高度的战场遮断。急于完成任务的叙政府军从空中向自由军控制的四个街区倾泻火箭弹,给自由军造成了大量的伤亡,但同时造成了叙首都大量无辜民众死伤,这一举动无形中将死伤群众的亲属推到了自由军一边,并最终导致了此后数年间大马士革地区的叛乱难以剿灭。

进军的叙利亚政府军。

首脑爆炸

2012年大马士革爆炸事件7月18日,一场针对叙利亚军情总部的袭击事件导致叙利亚国防部长达乌尔·拉杰将军丧生,另有多名阿萨德高官出现伤亡。火山行动进攻计划的提前泄露令叙利亚自由军意识到了阿萨德的军情部门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于是精心策划了这起行动。

自由军在军情部门安插的内线将炸弹放入了叙利亚内政部长穆哈默德沙尔的手提包内,并在叙军高官聚集的时候被引爆。

爆炸除了击杀叙国防部长乌尔之外,还将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姐夫和副国防部长沙卡特,原防长哈桑·特克马尼将军,副总统哈桑,叙利亚军情局长伊克提亚尔炸死,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弟弟兼共和国卫队指挥官马赫尔阿萨德被炸飞了一条腿,阿萨德总统的堂兄哈菲兹·马克卢受伤和内政部长沙尔也受伤。

叙利亚自由军。

发生在大马士革的爆炸令叙利亚朝野震动,几天之内叙利亚首都遭袭击,军政要员几乎被一举端掉,阿萨德感到首都已不再安全,于是逃到阿拉维派的总部塔尔图斯指挥战争。

7月19日,叙利亚政府军发动了反攻,第二天,叙军进入首都挨家挨户地搜查清剿。重重围剿之下,反对派开始从首都撤离,并途中毁掉了叙军最大的训练设施萨伊其军营。到7月22日,大马士革的反对派基本上完成了撤离。7月29日,叙军宣布在首都获得胜利。

此时俄罗斯还没有介入叙战。

本次战斗中,自由军阵亡300人左右,另有14辆车辆被击毁,近千人在搜捕中被抓获。叙军阵亡97人,130人受伤,3辆坦克,2辆装甲运兵车和3架米8直升机被击毁,平民伤亡接近2000人。此战造成阿萨德北方兵力空虚,并在大马士革地区逊尼派民众中种下了仇恨。

此战过后,叙利亚各地各类武装风起,阿萨德权威大受削弱,并导致叙军在阿勒颇战场上兵力不足,回援的十余万叙军高射炮打蚊子般攻击5000自由军,瞬间令叙利亚中部战线,有着叙利亚钥匙之称的阿勒颇空虚了起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