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计划遇阻 富士康逆势招工十万人_1

作者: admin 分类: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 2019-06-18 14:09

  当家电巨头海尔万人裁员计划被证实,当面板巨头京东方大量启用机器人操作员,当沿海一带的工厂大批向东南亚转移,当人力成本成为劳动密集型企业不堪负重的主要因素,当世界工厂中国的制造业优势渐失,富士康,这个在大陆拥有120万员工的代工帝国,却依然时时处于饥饿的缺工状态。

  当家电巨头海尔万人裁员计划被证实,当面板巨头京东方大量启用机器人操作员,当沿海一带的工厂大批向东南亚转移,当人力成本成为劳动密集型企业不堪重负的主要因素,当世界工厂中国的制造业优势渐失,富士康,这个在大陆拥有120万员工的代工帝国,却依然时时处于饥饿的缺工状态。

  最新公开的消息是,富士康近期将在大陆地区新招聘员工超过十万人。对此,记者在随后的采访中虽然没有从官方渠道证实这一数据,但富士康在郑州、成都、贵阳等地的工厂正大规模招工却是不争的事实。

  郑州富士康招聘中心的中介负责人6月24日告诉本报记者,富士康现在正在大量招聘普工,人数没上限,现在缺人缺得厉害。

  富士康逆势招工,传达出了什么信号?不得不说,员工的不断离去与涌入,成就了富士康的庞大帝国;而在它的快速成长期间,为苹果产品代工正在成为驱动这个帝国高速运转的主要力量。

  而在富士康背后,更深层次的视角是,江河日下的中国制造业依然有着独特的生存方式,富士康掀起的或许正是一场传统人工对智能用工的逆袭。

  现在缺人缺得厉害

  尽管对富士康来说,招工永没有终点;但这次传出的招工数目的确太大了。

  6月23日,业内传出消息称,为满足iPhone6的产能需求,苹果主要代工厂商富士康近期将在大陆地区招聘的新员工人数超过十万。

  十万新增员工,几乎相当于富士康烟台厂区用工高峰时期的总人数。这对富士康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而如果十万人的数字确定,这将是富士康近期在大陆最大规模的一次招聘。

  事实上,时至入夏,富士康各个工厂的大举招聘已经如火如荼了。据记者了解,富士康在郑州、成都、贵阳等地的工厂近期都在大规模招聘一线工人。

  据上述中介负责人介绍:新招员工进厂后的主要工作是组装iPhone6手机,另外还有生产手机外壳。

  该负责人一再向记者强调,应聘者零经验也没关系,直接来报名就行,入职的前3天会有入厂培训,现在进去订单多,加上加班费,一个月工资四五千元不成问题。

  除了普工外,去年早早停招的暑假工和临时工也在大量招募。

  另一家郑州富士康的中介人士对记者表示,6、7月份,郑州富士康将大量招聘暑期工,去年这个时候临时工都安排不进去,全被送去烟台富士康了。今年却一直都在招,啥时候来都行,但身份证上的年纪必须够要求,必须做满两个月。

  据记者了解,作为iPhone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郑州富士康是大陆员工最多的分厂,高峰时期的员工有30万人左右,其三个厂区均与苹果有关。其中,港区最多有20万人,主要是IDPBG事业群(数位产品事业群)所在地,主要负责组装手机;经开区是SHZBG事业群(鸿超准事业群)所在地,主要生产加工手机、笔记本等的外壳;而中牟厂区主要生产手机数据线等配件。

  富士康官方对各工厂大举招聘的表态却依旧谨慎。富士康在6月24日邮件回复本报记者提问时表示,作为一贯严格遵循的公司政策,富士康不针对当前或潜在客户及产品发表任何评论。

  但同时,针对现在的招聘行动,富士康也并没有否认。富士康方面对本报记者表示,基于不同客户的产品生产周期,富士康大陆各厂区会持续开展人力招募及补充工作。

  代工厂的生命力

  富士康的大举招聘总是不可避免地与苹果新面世的产品联系在一起。这一次的对象,是传说即将于今年9月正式上市的iPhone6手机。

  尽管富士康总裁郭台铭正在极力控制苹果对富士康的影响,但从鸿海的2014年营收报告中依然可以看出,来自苹果的收入已经占据了鸿海(富士康母公司)总营收的将近一半。而在苹果2007年推出第一款iPhone手机时,这个比例仅有17%。

  事实上,郭台铭在今年3月就曾对外表示,鸿海的旺季爆发力,还是落在下半年。有熟悉富士康的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分析称,这是由于苹果的新品上市一般都集中在第三季度,所以下半年才会是富士康的生产旺季。

  而苹果的报告也从侧面证实了新产品在今年面世的可能。

  苹果4月份提交的季报显示,在产品加工机械、新生产设备、广告和研发等方面的前期投资共计2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支出翻了一番。

  据记者了解,iPhone6手机分为4.7寸屏与5.5寸屏两个版本。而有消息称,富士康除了拿下了4.7寸屏版本约七成的订单之外,还独自拿下了5.5寸版本的全部订单。

  一位郑州富士康内部人士向记者确认,郑州富士康现在的大规模招聘,正是为了生产iPhone6做准备。

  据该内部人士介绍,郑州富士康K区和F区的组装车间目前下线的主要还是iPhone5S。iPhone6此前一直只是小批量试产,6月才开始量产,7月、8月预计会达到生产高峰。

  尽管iPhone6的量产与富士康大举招聘不能直接画上等号,但富士康的每次大招募都与订单,特别是苹果的订单脱不了干系。上述郑州富士康内部人士对记者说:每次新一代iPhone发布前的四五个月,富士康都会大量招收一线普工为生产做准备。

  有消息称,在2013年iPhone5S上市前,富士康曾在大陆各厂区启动了9万人左右的招工规模,但这个数字并未得到富士康官方的承认。事实是,在iPhone5面世前半年,当时的主产区之一太原富士康也在2012年有急招大量普工的消息。

  代工厂帝国富士康的生命力,几乎年年都有蓬勃的理由。

  2013年河南省工信厅发布的数据显示,当年前5个月郑州富士康手机产量突破3000万部;而在11月当月,手机产量就高达1535.1万部。这意味着11月一个月的产量相当于前5个月产量的一半。

  而富士康的对手,苹果iPhone6手机的另一代工厂商和硕联合科技也将在昆山工厂增员三成,以跟上智能手机生产的步伐。这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富士康此时大规模招聘的可靠性。

  制造业逆袭

  如潮水涌来般的大举招聘,对富士康来说是一件常事。但对于此时的中国制造业来说,这场10万增员更像是一场智能化向人工回归的逆袭。

  越来越多的消息是,随着智能化以及向互联网转型大潮的汹涌来袭,传统制造企业正面临着一波裁员的节点。

  日前,海尔首席执行官张瑞敏主动向外界曝出了海尔的裁员计划:海尔在去年已经裁员1.6万人的情况下,今年仍将继续裁员1万人。此外,京东方的北京8.5代线面板工厂也已经大量启用机器人操作员。

  事实上,郭台铭早已看到智能化对于富士康的重要性,早在2011年,郭台铭就曾表示,富士康将以日产千台的速度制造30万台机器人,用于单调、危险性强的工作,并希望到2014年装配100万台机械手。

  但从实际情况看来,百万机器人计划在富士康内部实施得并不顺利。富士康总部相关人士对本报记者委婉地表示:现在富士康内部的原则是,不谈论机器人计划。

  曾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机械手成本过高,没有几百万的生产量,自动化组装线的成本优势根本体现不出来。而同时,机械设备只能提高产能,品质跟手工比却有所降低。

  相比机械手的劣势,大陆相对廉价的人工依然吸引着富士康。

  就在6月23日当天,郭台铭还在对台湾地区媒体吐槽:现在30K新台币(合人民币约6210元)都招不到大学生。但在大陆工厂,大学生进入富士康也要从普工做起,内部晋升,试用期的底薪是1800元,转正后才到2000元(加班费等收入另算)。

  而另一个吸引郭台铭大举招募的原因,是富士康庞大招工带来的就业机会,以及富士康对当地经济状况的强劲拉动,已使郭台铭手握与地方谈判的筹码。

  郭台铭和他的富士康早已成了各地招商的主要对象。记者了解到,6月17日才开工建设的合肥综合保税区,已经启动了对富士康的招商工作。

  以郑州富士康为例,2012年上半年,郑州富士康进出口额达到104.3亿美元,占河南省进出口额的48%。而郑州富士康的到来,还吸引了多家相关配套企业在当地落地。

  而鸿海在电商、自主品牌等软的方面寻找出口的失败,更使得富士康在硬的制造业代工方面继续做大。万得城、赛博数码、万马奔腾计划以及飞虎乐购这些业务的相继失败证明,郭台铭本想逐步远离的制造业才是富士康立足的根本。

  富士康传达出的显然不只是信号。

作者:卢晓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